埃及文化演变史丨面对外来文化的入侵埃及如何化解“危机”

  埃及是文明古国,埃及文化对世纪文化的影响大,埃及文明是多元文化,集合了许多国家文化的精髓,大约在公元前二千纪末年时期,埃及都处于一个战乱时期,经常受到一些国家的攻击,但埃及的综合实力是非常强的,使埃及没有遭到其它国家的入侵,战乱使埃及的发展比较落后,但战乱也为埃及带来了机遇,多元文化就是埃及机遇。

  “象形文字”是埃及语言文化的基础,在外来文化的冲击下,埃及语言文化逐渐消失,使埃及面临着“文化转型”

  埃及传统文化的影响力是非常大,是世界文化史占据一定的地位,埃及有四大文明古国之称。古埃及的象形文字是最古老的文字,也是埃及三大文明之一,埃及除了象形文字还有狮身人面像和金字塔,它们三个就是埃及三大文明的象征。但在埃及文化中除了三大文明,还有很多传统文化,如埃及的宗教信仰和神圣王权观念,埃及的很多文化在传承中都有一直保留下来,也是后人研究埃及文化的关键。

  埃及的文化是非常强大的。埃及文化可以说是战乱中不断发展的,大约在公元前二千纪末年时期,埃及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受到外来文化的冲击,甚至都危险到埃及领土的安全。在公元前一零九六年之后,埃及本土文化就一直不断受到外来文化的冲击,埃及本土文化可以说是埃及的根基,文化在一个国家的灵魂,文化可以把大家的力量凝聚到一起。

  埃及文化可以做到不断吸收外来文化,不断壮大本土文化,所依靠的就是埃及本土文化。埃及象形文字随着最古老的文字,但文字方面的成就也只是埃及本土文化中一种,语言艺术也是埃及本土文化中的一种形式。埃及象形文字的出现带动了埃及语言文化的发展,象形文字是埃及本土文化的鼻祖,没有文字,埃及语言文化就不会有怎么大的冲击力。

  埃及语言是随着时间的变化而不断变化的,古埃及发展的时间线就是埃及语言发展的时间线,但语言文化的发展是在埃及文字的基础上不断发展的,如埃及语言会随着时间的发展分为古埃及语、中埃及语、新埃及语等等,语言发展的时间线和埃及文化发展的时间线是相对应的。埃及语言文化的不断进步,也是埃及文化和社会的进步。

  但由于埃及语言发展的不够成熟,在一定程度上语言还是受到了一定的限制,后来埃及语言受到古希腊文化的影响,使埃及语言中出了古希腊语和科普特语,这两种语言后来成了埃及语言中最常见的语言,大约在公元三世纪末,埃及语言中又出现了拉丁语,拉丁语在发展中逐渐取代了古希腊语,使埃及语言中只有拉丁语和科普特语。埃及语言文化在拉丁语和科普特语出现后,导致埃及语言文化逐渐消失。

  在外来文化的冲击下,基督教崛起了,基督教控制着埃及社会发展方向,加快了埃及传统文化的转型

  埃及语言文化的消失是受到了外来文化的冲击,即便埃及本土文化非常强大,但由于长时间的文化,使埃及本土文化的势力逐渐衰落。同埃及语言文化相比,埃及的宗教的势力就非常强大了,基督教是埃及传统宗教,基督教的势力遍布整个埃及地区。

  埃及宗教的发展历程是非常坎坷的,在罗马人统治时期,限制了埃及宗教的发展。基督教虽不是埃及本土的传统宗教,但却是埃及宗教势力中最大的一个,宗教思想一直影响着埃及社会的发展。罗马人限制宗教发展对埃及宗教而言还不算是致命的打击,限制只是使埃及宗教发展的速度非常缓慢,但也是可以慢慢发展。

  但在公元三百零三年,罗马皇帝戴克里先统治时期才是埃及宗教最黑暗的时期,在此之间基督教就多次受到迫害,只是那个时候还不是特别严重,但在戴克里先统治时期,加大了对宗教的限制,基督教在长期的迫害中已经习惯了,面对戴克里先的迫害,基督教徒们称之为“黎明前的黑暗”,因为基督教徒们始终相信这只是“神”对他们的考验,只要他们顺利的通过考验,他们就会引来美好时光,因此被称之为“黎明前的黑暗”。

  基督教徒在长期的迫害中,反而加强了他们的信念,基督教徒们也正是依靠强大的信念才度过那段黑暗时刻。在埃及最黑暗的时刻,埃及人们没有选择反抗,而是选择了信仰了,埃及一直以来都处于动荡时期,战乱使埃及社会变得动荡不安,人心惶惶,在面对如此复杂的局面,基督教的出现对埃及人而言就是救命稻草。

  埃及基督教的发展和埃及社会的发展是息息相关的,基督教的发展历史是非常悠久的,基督教的文化思想是非常符合的当时埃及社会文化的发展。宗教也是埃及文化的核心之一,古埃及人是一个特别信奉宗教的民族,他们始终信息会有“神”的存在,宗教思想是宗教的核心,也是基督教徒的核心,埃及的基督教在鼎盛时期,可以影响埃及的政治发展方向,宗教仿佛成了埃及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基督教推翻了埃及“神圣的王权观念”,加快埃及文化转型的进度,保护了埃及传统文化

  宗教信仰对于埃及人来说就是“拯救者”,基督徒在埃及的社会中充当的就是救世主的形象,基督教最大的魅力在于改变思想,可以受埃及的基督教思想控制着基督教徒的思想,这种思想也可以说是一种信仰,在埃及的传统宗教中,传统思想已经没有办法满足埃及人的精神需求,而基督教思想刚好埃及传统宗教的思想相反,这种思想正是埃及人在迷茫中需要寻找的精神,因此宗教思想也可以说是精神支柱。

  埃及文化中王权思想也受到埃及基督教的影响,古埃及文化中神圣的王权观念就是来自于基督教,埃及人在基督教的基础上建立三大神学体系,而埃及文化中神圣的王权观念是结合了基督教观念和神学观念。在埃及的传统观念中,埃及国王就是连接“神”和人之间的媒介,埃及人把埃及国王的观念,当做“神”的观念,而埃及三大文明之一的金字塔就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

  埃及金字塔中的铭文就记录了埃及神圣的王权观念,埃及人民都希望可以得到法老的保护,可以让自己重生,这种观念属于封建迷信,但对当时的埃及人来说就是他们的信仰,这种信仰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是他们的精神支柱。

  但神圣的王权观念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基督教给推翻了,在公元四世纪末,基督教的势力不断壮大,逐渐掌握了整个埃及,而且基督教徒特别多,大多都是埃及本土居民,在埃及本土居民的支持下,基督教推翻了神圣的王权观念,也使埃及人放权了他们本土的宗教信仰,这对于埃及本土文化来说是一次重创。

  推翻了神圣的王权观念,也就使埃及国王失去了他原本存在的意义,当每个基督教徒都可以自己同“神”对话时,基督教已经彻底侵占了埃及的传统宗教,成为埃及唯一的宗教。“神”制度被基督教推翻之后,政治发展和经济发展就是埃及的重中之重,对于青铜器的使用,埃及早在公元前几千年就已经完成了,在青铜器的基础上,埃及开始全面发展。

  在埃及发展中文化是最重要的,虽然埃及文化一直受外来文化的冲击,但埃及本土的文化还是被埃及人保护的很好,只是在某种程度上,埃及文化发生了改变。改变文化和改变埃及的发展方向是不同的,改变文化就意味着埃及要从新调整政治策略,要紧跟文化发展的步伐,共同发展。

  古埃及本土文化早在公元前二千纪末年时已经受到外来文化的冲击了,文化冲击使古埃及社会经济发展变得缓慢,最后在外来文化的冲击下,埃及本土文化面临逐渐消失的危机,埃及文化转型的趋势已经逐渐形成了,埃及人在面对文化冲击时,采取的措施是逃避,并没有从正面去回应外来文化带来的冲击,这也是导致埃及本土文化逐渐转型的原因,但文化转型也是对埃及文化的保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