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浪屿:中西方文化融合发展的范例

  24分钟,鼓浪屿创下第41届世界遗产大会审议时间最短、支持率最高的纪录。世遗大会审议的文件显示:“鼓浪屿见证了清王朝晚期的中国在全球化早期浪潮冲击下步入近代化的曲折历程,是全球化早期阶段多元文化交流、碰撞与互鉴的典范,是闽南本土居民、外来多国侨民和华侨群体共同营建,具有突出文化多样性和近代生活品质的国际社区。”

  厦门市委常委、副市长黄强表示:“虽然获得审议通过花的时间很短,其实我们在鼓浪屿保护上走过了相当长的历程。30年前,习在厦门工作时就提出了对鼓浪屿加以保护与开发的一系列思路,我们的申遗之路走了9年,集中整治用了4年。鼓浪屿申遗成功,不仅是对厦门的肯定,也是对中国保护世界文化遗产、开展人文建设的一种高度肯定。”

  在仅有1.87平方公里的鼓浪屿上,西洋式或东南亚风格的小楼群比比皆是。1840年战争爆发后,厦门被辟为五口通商口岸之一。1843年,英国在厦门设立领事事务所,这是外国在厦门设立领事机构之始。随后,西方列强先后在厦门设立领事馆、总领事馆。据记载,先后有17个国家建立领事馆或派驻领事,其中大多数设在鼓浪屿。1903年,鼓浪屿公共地界成立后,共有13个国家的领事机构在鼓浪屿办公,留下了一批领事馆或官邸旧址。这些历史建筑遗存也成为鼓浪屿世界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

  鼓浪屿与厦门岛隔江相望,数个码头横渡鹭江。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中叶,鼓浪屿是中国东南地区独具特色的对外交流窗口。鼓浪屿上设计风格多样化的建筑群和园林景观,成为中国与东亚和东南亚沿海地区交流、互鉴、融合的集中体现,因此也吸引了大量游客。

  但是,游客的增多必然会导致环境的破坏。“集中整治的几年中,我们专注做了几项工作:第一个就是控制游客。我们从原来每天最高接待游客量接近13万人减到上限6.5万人,今年6月底开始又减到上限5万人。”黄强介绍,“第二就是控制商业。鼓浪屿原来的商业体量很大,我们主要是做减法,这必然会带来商业利益上的损失,但是,这样换来的是更加清爽的、更加生态良好的环境。”

  减少游客量对城市收益肯定是有影响的,但当地并不把收益作为主要考量目标,而是把文化遗产的保护跟旅游的品质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只有考虑承载量的均衡发展,才是可持续的发展。”黄强说。

  在故宫鼓浪屿外国文物馆,记者见到了18世纪日本进献的金漆仙鹤纹亭,三重檐,基座髹黑漆,中部以方格窗楞饰之,重檐上用蛋壳碎片拼接,其上满饰高莳绘仙鹤纹,设计独特新颖。

  这些平常难得一见的文物都来自故宫馆藏。故宫博物院副研究员、故宫鼓浪屿外国文物馆陈列保管部主任万秀锋介绍,该馆由厦门市政府与故宫博物院合作建设,是故宫博物院走出北京的首次尝试。项目选址在厦门市鼓浪屿救世医院及护士学校旧址,建筑本体是鼓浪屿申遗核心要素之一,馆内主要展示故宫馆藏的明清两代外国文物,共有215件套,很多都是第一次展出。文物分别来自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日本等国家,从书画、漆器、陶瓷到钟表、科技仪器等,不仅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还是中国与其他国家和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交流的见证。

  24分钟,鼓浪屿创下第41届世界遗产大会审议时间最短、支持率最高的纪录。世遗大会审议的文件显示:“鼓浪屿见证了清王朝晚期的中国在全球化早期浪潮冲击下步入近代化的曲折历程,是全球化早期阶段多元文化交流、碰撞与互鉴的典范,是闽南本土居民、外来多国侨民和华侨群体共同营建,具有突出文化多样性和近代生活品质的国际社区。”

  厦门市委常委、副市长黄强表示:“虽然获得审议通过花的时间很短,其实我们在鼓浪屿保护上走过了相当长的历程。30年前,习在厦门工作时就提出了对鼓浪屿加以保护与开发的一系列思路,我们的申遗之路走了9年,集中整治用了4年。鼓浪屿申遗成功,不仅是对厦门的肯定,也是对中国保护世界文化遗产、开展人文建设的一种高度肯定。”

  在仅有1.87平方公里的鼓浪屿上,西洋式或东南亚风格的小楼群比比皆是。1840年战争爆发后,厦门被辟为五口通商口岸之一。1843年,英国在厦门设立领事事务所,这是外国在厦门设立领事机构之始。随后,西方列强先后在厦门设立领事馆、总领事馆。据记载,先后有17个国家建立领事馆或派驻领事,其中大多数设在鼓浪屿。1903年,鼓浪屿公共地界成立后,共有13个国家的领事机构在鼓浪屿办公,留下了一批领事馆或官邸旧址。这些历史建筑遗存也成为鼓浪屿世界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

  鼓浪屿与厦门岛隔江相望,数个码头横渡鹭江。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中叶,鼓浪屿是中国东南地区独具特色的对外交流窗口。鼓浪屿上设计风格多样化的建筑群和园林景观,成为中国与东亚和东南亚沿海地区交流、互鉴、融合的集中体现,因此也吸引了大量游客。

  但是,游客的增多必然会导致环境的破坏。“集中整治的几年中,我们专注做了几项工作:第一个就是控制游客。我们从原来每天最高接待游客量接近13万人减到上限6.5万人,今年6月底开始又减到上限5万人。”黄强介绍,“第二就是控制商业。鼓浪屿原来的商业体量很大,我们主要是做减法,这必然会带来商业利益上的损失,但是,这样换来的是更加清爽的、更加生态良好的环境。”

  减少游客量对城市收益肯定是有影响的,但当地并不把收益作为主要考量目标,而是把文化遗产的保护跟旅游的品质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只有考虑承载量的均衡发展,才是可持续的发展。”黄强说。

  在故宫鼓浪屿外国文物馆,记者见到了18世纪日本进献的金漆仙鹤纹亭,三重檐,基座髹黑漆,中部以方格窗楞饰之,重檐上用蛋壳碎片拼接,其上满饰高莳绘仙鹤纹,设计独特新颖。

  这些平常难得一见的文物都来自故宫馆藏。故宫博物院副研究员、故宫鼓浪屿外国文物馆陈列保管部主任万秀锋介绍,该馆由厦门市政府与故宫博物院合作建设,是故宫博物院走出北京的首次尝试。项目选址在厦门市鼓浪屿救世医院及护士学校旧址,建筑本体是鼓浪屿申遗核心要素之一,馆内主要展示故宫馆藏的明清两代外国文物,共有215件套,很多都是第一次展出。文物分别来自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日本等国家,从书画、漆器、陶瓷到钟表、科技仪器等,不仅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还是中国与其他国家和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交流的见证。

  笑泪齐飞!《暖暖的微笑》今日上线,宋晓峰崔志佳爆笑开课,演绎结巴老师的励志人生